红糖米粒

生活兼职介绍_创业故事_读书学知识_教程分享

韩国母亲河竟然伟哥浓度超标,背后是创造4%GDP的色情产业

分类:用户提交   浏览:120℃   发布于:1年前 (2021-05-28)
简介: 在韩国的汉江里,发现壮阳药物的成分超标,


在韩国的汉江里,发现壮阳药物的成分超标,不禁让人好奇韩国人民究竟用了多少的量?

这或许与韩国的色情产业息息相关。虽然非法,但在韩国,色情产业一直占据着重要位置,买春的人不在少数。

而色情产业背后,又有多少隐情呢?


韩国人,这次恐怕又要难为情了。


汉江(한강,可不是流经陕西、湖北的那条长江支流),一直被韩国人看作是母亲河。


可最近,韩国人偏偏在他们的母亲河里发现了一个让人惊讶,又尴尬的事情:


前几天,首尔市立大学环境工学系教授金铉旭(김현욱),在著名的学术期刊Scientific Reports上披露:


在汉江的江水里,竟然发现“伟哥”等治疗勃起障碍治疗药物的成分。


具体包括,西地那非、他达拉非、伐地那非等,这个懂得朋友自然懂。


在汉江里检验出抗生素什么的都不稀奇,发现“伟哥”成分倒是第一次。


而且,根据发现,江南地区的“伟哥”成分平均浓度为88ng/ℓ,江北地区要稍微低一点,为62ng/ℓ。


韩国母亲河竟然伟哥浓度超标,背后是创造4%GDP的色情产业-第1张图片

相关论文


而且,周末浓度比平时高,尤其是周五晚间浓度最高。


金铉旭教授解释,这应该“和娱乐场所有关,阳痿治疗药物未经妥善处理,或有可能是民众服用后通过大小便排出,才导致此一现象”。


现在,韩国人在担心,“伟哥”成分根本没有办法被过滤掉,可能影响身体健康,破坏生态环境。


不过,更多的网友看热闹不嫌事大。


有日本网友就嘲笑,看来韩国男人的确是不太行。


还有人总结,韩国喝“伟哥水”、美国喝消毒水、日本喝核废水、印度喝恒河水,并列当今世界四大奇迹。


韩国母亲河竟然伟哥浓度超标,背后是创造4%GDP的色情产业-第2张图片

韩国媒体的相关报道


玩笑归玩笑,这个让韩国人难以启齿的现象,背后其实是:


韩国疯狂的色情产业。


1

 

曾经,专门赚美国人的钱


色情是人类历史上最古老的行业之一。


在韩国,也不例外。


不过,在现代之前的王朝时代,韩国官方并不承认色情产业。


1876年,日本胁迫朝鲜签下的《江华条约》后,半岛上出现了第一家现代妓院。


直到现在,韩国色情业里,还残留着日本的痕迹,比如マエキン这样的隐语。


韩国色情产业更大的发展是在二战后,尤其是朝鲜战争后。


其实,和日本一样,都是为驻扎在韩国的美国大兵“服务”。


那些女性,还有个别称,叫“西方公主”。


有统计数据说,1953年,韩国从事色情产业的女性高达35万人,其中60%在美国军营附近工作。


韩国母亲河竟然伟哥浓度超标,背后是创造4%GDP的色情产业-第3张图片

美国大兵和“西方公主”


美国方面还虚情假意,有官员公开谴责相关行为,但实际上,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没有阻止。


韩国方面,更是采取大力支持的政策。


朴正熙时代,还由政府出钱办英语和礼节培训班,提高色情行业女性的“销售技巧”。


原因也很简单。


因为,韩国那时太穷,需要从美国人身上赚钱,哪怕是用这种手段。


所以,在那个时代,“西方公主”还被韩国叫作“赚钱的爱国者”或“真正的爱国者”。


有数据说,面向美国大兵的色情及相关产业,一度贡献了韩国近25%的国民生产总值。


韩国母亲河竟然伟哥浓度超标,背后是创造4%GDP的色情产业-第4张图片

美国军营附近


2

 

饱暖思淫欲


不过,随着韩国经济腾飞。


逐渐富裕起来、腰包鼓起来的韩国人,也寻思着自己快活。


所以,韩国的色情产业也就不断发展壮大起来。


从1980年代开始,就有了专门面向韩国人的特殊服务场所。


全斗焕总统时代,韩国又进一步给色情产业松绑。


不少酒馆、咖啡店、购物中心、浴场、理发店等等看似合法经营的场所,都可以提供特殊服务。


2002年,一个调查显示,韩国50%左右的成年男人,都有过买春的经历。


至少有33万名女性从事色情产业。


不过,还有报告估计,实际数字可能高达百万之多,也就是韩国每25个女性,就有1个从事色情产业。


韩国犯罪学协会的一项研究说,在20多岁的韩国男子中,有20%的人每月至少4次花钱嫖娼。


韩国母亲河竟然伟哥浓度超标,背后是创造4%GDP的色情产业-第5张图片

一个等待“生意”的韩国女人


甚至有报告推测,韩国的色情业创造4%的GDP,规模差不多相当于和农业对GDP的贡献。


不过,韩国人好面子。


美国国务院在《2004年人口贩卖报告》中说,韩国是为性剥削而贩卖人口的“来源、目的地和中转站”国家。


即便有这样巨大的GDP贡献,当时的总统卢武铉仍推动出台《性买卖特别法》,把色情产业列为非法产业。


同时,开始对色情产业采取雷霆手段。


光2007年,韩国就在全国打掉4.6万家色情交易场所,抓获从业女性26万人。


因为召妓被抓的人,会被判处一年监禁或300万韩元的罚款,而色情交易场所老板,则可被判入狱10年,或罚款1亿韩元。


同时,韩国政府把3.5万人送上法庭。


韩国母亲河竟然伟哥浓度超标,背后是创造4%GDP的色情产业-第6张图片

韩国红灯区一家经营场所


3

 

打得掉色情场所,

却灭不了贫穷


但就像这世界上很多事情一样,你能拔掉苗,却铲除不了根。


所以实际上,韩国的色情产业,只是换个身份,继续蓬勃发展。


原来的色情交易场所,也改头换面。


比如,“休闲屋”等新的色情场所在2004年还不到3万家,2014年就达到4.5万家之多。


还有像卡拉OK、淋浴等设备齐全的旅馆型色情店,在2013年11月到2014年1月的3个月里就增加了975家。


另外,韩国一些街头,还有许多写着“KISS”或是大大的“K”的招牌,其实就是新兴色情产业“KISS房”。


这是一种“在漆黑的房间里和女服务员接吻”的生意,虽然不做“全套”,但是服务员有很多年轻的女大学生,所以吸引了无数韩国人去“寻欢”。


而且,在韩国,也有男人们去寻欢作乐的企业文化。


有色情产业的从业者,就曾点破过,在韩国“当你和生意伙伴一起做一些不光彩、可耻的事情时,你与他们分享了你的秘密和信任。如同兄弟一般,你可以信赖新结识的伙伴。”


有统计数据,2013年韩国的夜间休闲娱乐活动中,公司信用卡消费了10亿美元。


韩国母亲河竟然伟哥浓度超标,背后是创造4%GDP的色情产业-第7张图片
媒体暗访韩国色情产业的镜头


所以,如今,色情产业在韩国,非法但兴盛。


2016年,曾经有过一个调查,结果接受调查的1050个韩国男人,其中56.7%买过春。


2011年时,还有数据显示,当年日本色情产业的人均支出是157美元,位居世界第2,而第1的正是韩国,人均支出高达527美元,是日本的好几倍。


除了这次在汉江的江水中发现“伟哥”成分,疫情其实也揭穿了韩国扫黄的真相。


韩国母亲河竟然伟哥浓度超标,背后是创造4%GDP的色情产业-第8张图片


除了有需求,更重要的还有供给。


因为穷,一些韩国女性不得不从事色情服务。


有色情行业从业女性,在示威中喊到,“我们要养家糊口!”


还有从业女性反问:“我希望我所做的能够被认可为一份工作、一种合法的谋生方式。这总好过偷盗为生,对吗?”


韩国重男轻女的社会氛围很浓厚。


举几个简单例子,和其他OECD国家相比,韩国女性自杀率排第1,每10万名死亡者中,有15人死于自杀。


新冠肺炎2020年上半年在韩国爆发后,年轻女性自杀人数激增了30%。


还有统计数据,韩国正职员工的月均薪水里,女性大概只有男性的2/3。


色情场所打得掉,贫穷却灭不了。


色情产业,在韩国就像火烧野草一样,春风吹又生。



本文暂无评论 - 欢迎您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