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用户提交 » 正文

一场豪赌:“浙江女首富”的突围与落幕

96 人参与  2021年12月09日 13:55  分类 : 用户提交  评论
12018年9月,在国内高层举办的帮助企业解决融资困难的会议上,一位披着艳丽丝巾的女士面对在场的中央及金融界领导正侃侃而谈。 这次会议级别非常高,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全国工商联党组书记徐乐江主持,出席会议的还有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工商联主席高云龙以及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 参会的则是当时国内诸多陷入财务危机的上市民营企业代表,个个面带愁容。 发言的女士叫何巧女,是一家名为东方园林的园林公司负责人,也是现场为数不多的女企业家。 何巧女语速飞快,话语中带着娇嗔:“北京各家银行的行长我都见过了,但是今天一下子见到了这么多总行的行长,我就准备说点真心话。”在场的各位企业家纷纷侧耳聆听,想听听这位何巧女“真心话”到底想说点啥。 何巧女停顿了下说:“现在民营企业太难了,如果易行长给我批准一个银行,我一定拯救那些企业于血泊之中,一个一个地救!”一场豪赌:“浙江女首富”的突围与落幕-第1张图片现场企业家们哄堂大笑,随即给予了热烈掌声。 52岁的何巧女也很得意,感觉是自己“真心话大冒险”的发言赢得了诸位民企大佬们的喝彩。 台上的中央领导以及易纲等银行负责人也在笑,他们想什么不知道,但肯定不是为何巧女的“真心话”而笑。 毕竟,这个何巧女的发言实在太无厘头,摆明是想白拿银行钱来充好人。在座的民企人人缺钱,可都欠了一屁股债没还,银行谁敢借钱给他们。就算借,那也轮不到东方园林啊。此时的东方园林正深陷PPP模式崩盘之中,负债累累,股价从最高点22元左右已跌到8元左右。 瞅着这样的烂摊子,换哪家银行也不敢伸手。 更何况,这位何巧女应该不缺钱,因为之前曾大手笔向国外捐款做慈善,还被誉为“中国女首善”。 同年11月,眼看银行实在不愿意解救自己于水火之中,她只好辞去东方园林董事长职务,将经营多年的企业转给了北京朝阳区国资委。 2019年8月5日,东方园林发布公告称,公司实控人何巧女、唐凯已向朝阳区国资委旗下的朝汇鑫转让公司控股权。 这意味着本次权益变动完成后,东方园林成为朝阳国资中心下属首家A股上市公司。 一家负债累累的民企居然摇身一变成了国企。一个敢转,一个敢接。不过,何巧女的发迹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21966年,何巧女出生于浙江武义一个普通家庭,她共有四个兄弟姐妹,排行老二,家里全靠父亲当乡村教师的微薄工资生活。这点钱肯定不够养活全家,为了养家糊口,何巧女的父亲就搞起副业,在家附近承包了数亩荒地种植茶花等贴补家用。 因为父亲的缘故,何巧女跟着学习了许多花木种植的技巧。怀着对这份兴趣的热爱,她后来考上了北京林业大学的园林系。1988年,22岁的何巧女大学毕业被分配到杭州市园林局工作,端上了普通人梦寐以求的 “铁饭碗”。何巧女原想找个安稳工作后出国留学,可等托福都过了后,家里不同意,加上单位对她这种“身在曹营心在汉”的行为很不满,她一气之下辞职返回北京创业。何巧女回到北京也没地方住,只能暂住在母校相熟的学妹宿舍里。但是她胆子大,靠着租下园林系的温室花房,再从南方贩卖盆景到北京混口饭吃。 不得不说,何巧女卖花非常有一套。 此时,北京北四环、机场路附近建了很多外销楼盘。因为懂外语,也熟悉园艺,还愿意免费上门打理,何巧女很快积累了不少住在此地的老外客户。 又恰逢北京召开第十一届亚运会,不仅老外找她买花,国内客户也通过介绍,上门来下订单。 靠卖花和盆景,她在京广中心、国贸中心相继租下卖花的铺位,赚到了人生中第一桶金。 1992年,感觉孤军奋战太累的何巧女创办了北京市东方园林艺术公司,从老家招来几个兄弟姐妹,买了部天津大发面包车,迈开了规模化的脚步。 一场豪赌:“浙江女首富”的突围与落幕-第2张图片公司成立后,何巧女以十分低廉的价格向北京朝阳区洼里乡政府租借了花房,做鲜花和盆景的养殖基地,和当地政府就此搭上了关系。 因为嘴巴甜,又极为会来事,她被人戏称为“卖花姑娘”,业务从卖花还延伸到了各类园林绿化工程。创业路上,何巧女也并非一帆风顺。 1993年春节之际,一个请来的经理进了50多万的假花苗后卷款私逃,使得公司因为鲜花质量不过关,得罪了之前上百名客户,损失惨重。不久,急需资金周转的何巧女又听信一个朋友所言,将手里积蓄和借来的几十万投资到外地铁矿项目被骗,彻底陷入绝望之中。此时的何巧女,非常迷茫。之前和出租方洼里乡政府租借花房,租金极为便宜,是因她向乡政府承诺卖花所得收入五五分账。 眼看何巧女卖不出花,说好的分账也泡汤了,乡政府不干了,要求按照预期价格偿付14万元。 何巧女没办法,好说歹说写了个承诺5年之内连本带息偿还21万元的欠条给乡政府,才得以勉强继续租借花房。 何巧女后来回忆道:“写了数不清的欠条,道了数不清的歉,说了数不尽的好话,才勉强撑过一天算一天。”可何巧女的名字取得好,她总能在人生最关键的时候“巧妙”地遇上贵人。1994年,就在何巧女感觉走投无路的时候,有位“贵人”找到她,居然将某个别墅项目的绿化业务交给了她。坊间关于这位“贵人”到底是谁均语焉不详,反正别墅项目结束后,何巧女又顺利接下新世纪饭店园林绿化工程等多个项目。 3不管怎么说,这确实是何巧女人生中的一次重大机遇,也是她自此从“卖花姑娘”转型为“园林皇后”的重要契机。 这期间,何巧女不仅通过园林绿化项目翻了身,更收获了爱情,与时任朝阳区检察院科员的唐凯结了婚。此时的东方园林虽说在业内已经小有名气,但是在讲究资历和品牌的地产界依然排不上号。 1997年下半年,何巧女经人介绍结识了李嘉诚的大将,香港知名的房地产设计师陈悦明,希望一起合作。一场豪赌:“浙江女首富”的突围与落幕-第3张图片陈悦明此时在位于长安街的东方广场项目已经忙了近四年,正在物色合适的园林工程供应商。起初,陈悦明对这个主动找上门的女老板并不感冒。想接东方广场园林项目的人太多了,从香港到国内各家园林公司,每天咨询电话不断。可何巧女很细心周到,从每天嘘寒问暖到不断展示过往的园林设计项目,终于从陈悦明手里拿下了东方广场园林工程项目。 东方广场项目对何巧女意义十分重大,背后的“李嘉诚”“长安街”这些重要元素为东方园林一步登天做了背书,甚至同为“东方”的名字让人误以为她与李嘉诚有什么直接关系。东方园林因此成为国内地产景观界的标杆,被很多外地房地产老板追着要合作,为的是增加自身房产项目的卖点和价格。 项目多是好事,可无奈国内的房产老板“不讲武德”都成习惯了。施工前客客气气,施工完结账了就装大爷,钱是能拖就拖,能赖就赖。 园林工程属于前期垫资施工项目,如此一来,东方园林要么经常要不到账,要么就是结账时被莫名其妙扣了许多钱。何巧女此时一到项目结款就欲哭无泪,北京还稍微好点,外地许多房产公司直接就耍无赖,根本讨不回账。2005年,何巧女在政府园林系统的大学同学给她指了条路,去承接政府的市政园林工程,不仅不差钱,项目还有代表性。何巧女立马醒悟过来:对啊,别看市政园林不起眼,可每个项目标的少则数百万,多则上亿呢。何巧女也再次遇到人生的契机,此时国内市政公共服务市场化的大幕逐渐拉开,水务、燃气、园林等项目统统可以进行市场化运作,民营企业也能参与投标。直接杀入市政园林项目竞标的东方园林,相比那些只有老弱病残的普通园林苗圃公司,完全属于“降维打击”。何巧女和那些“包工头”的园林老板完全不同,拉关系的同时也高薪聘请了大型建筑央企的专业人才,将施工工程项目管理的理念流程率先导入到萌芽期的园林工程之中,使得东方园林无论人才、建设、案例,都彻底碾压同行。特别是东方园林凭借苏州金鸡湖大酒店国宾馆的园林项目获得了业界无数奖项,又相继拿下了苏州金鸡湖凯宾斯基酒店、金鸡湖高尔夫球场等项目,彻底奠定了自己在中国园林景观领域的地位,得到了各地政府的青睐。一场豪赌:“浙江女首富”的突围与落幕-第4张图片东方园林也从此走向了与各地政府合作的快车道,成为许多政府指定的市政园林设计和建设公司。东方园林的根基是在北京,何巧女更是先后拿下北京T3航站楼、北京通州运河文化广场、北京奥林匹克公园景观大道等大型项目,在国内园林景观领域声名鹊起。 何巧女的人脉到底有多广呢? 她自己就曾在一个公开场合说: “公司的项目基本都是我直接找市长要的。”不言而喻。坐上房地产顺风车的何巧女又再次搭上了政府的大船,可喜不自禁的她心里依旧记挂着一件事:上市。 4何巧女从不会错失任何一个对自己至关重要的机会。2001年,国内刚刚开启创业板。何巧女在高人指点下,准备冲击创业板上市,而此时的东方园林资产不过2000多万。 为了上市,何巧女毫不犹豫大干快上,不到一年时间在全国成立了十多个分公司,地点还都特意选在各地五星级大酒店。 可惜2001年之后,受到全球科技股泡沫等多方面影响,国内的创业板进程被暂缓。东方园林虽说拿下不少项目,可随即也因战线太长,回款慢导致管理和营收出现问题,一度非常危险。 何巧女无奈之下,只好壮士断臂,召回骨干力量回京,外地只保留了华东区(基于苏州)、西南区(基于昆明)两个点。 东方园林上市的事情黄了,何巧女也暂时将心思转到政府性的市政工程,并随之将公司业务从单纯的园林景观转向了大市政政府投资项目。一场豪赌:“浙江女首富”的突围与落幕-第5张图片如果说,东方园林能拿下诸多政府项目完全是靠何巧女的“个人关系”,那容易把话题带偏了。毕竟,何巧女在和政府合作时走了一步“险棋”。 她打破业内完工即付全款的惯例,推出了一个532模式:即工程干完,工程款付50%;竣工验收一年再付30%;两年期结束再付20%。 这对那些钱不足又着急需要政绩的政府官员来说,实在找不到比这更有诱惑力的合作模式。对于何巧女来说,这样合作模式确实风险极大。可她相信自己公司的施工质量,也知道省市级政府的钱慢归慢,赖账的总归是少数,自己由此还博了个好名声。 垫资成为东方园林快速做大的利器,也让何巧女更体会到“富贵险中求”的道理。源源不断的项目使得东方园林利润快速增长,2007年净利润达到4000万,一年后净利润就增长到了6000万。到了2009年,东方园林营收达到了5.84亿元,净利润也已过亿。2009年11月27日,东方园林以58.6元/股的发行价在深市中小板上市,成为当时中国园林行业第一家上市公司。 43岁的何巧女也从曾经的“卖花姑娘”跃升为超级女富豪,被业内封为“园林皇后”。一场豪赌:“浙江女首富”的突围与落幕-第6张图片上市后,东方园林股价一路升至百元股行列。2010年更是直接涨到了270元/股,要知道,这一年的茅台股价才150元/股。2013年,东方园林业务领域从景观、生态、苗木延展到了地产、婚庆五个板块,总营收攀升到了50亿。不差钱的何巧女也不惜重金,四处挖人,招募了各个领域的金牌经理人。在当时的东方园林里,光万达的前城市总经理就有五位,还有一大批银行分行行长、中建集团的经理们。 在公司内部管理上,东方园林撤掉了全部区域公司,下设五个地区事业部单独运营管理。北京总部只管理财务、人力、行政、证券、法务,而运营涉及的资金支付到成本管理全闭环,统统交给招募来的各类高管操作,何巧女并不多加干涉。每次身材娇小的何巧女出席重要场合,身后站着的都是人高马大的汉子,却更显出她作为女性企业家的豪气。而且何巧女也确实懂得做事先做人的道理。 东方园林上市前,有位曾经的创业伙伴因个人原因选择离职创业。此人本来持股15万,离职时已签字交还给公司。可何巧女在上市后居然主动联系到他,将他已价值7000万的股份交还给他,让人家感动万分,立即关掉自己公司重返东方园林。正是何巧女这番不一样“格局”,才让她得到了又一个人生机遇,野心也越来越大。 52014年,就在国家正式出台PPP政策,各地纷纷试水时,东方园林早已闻风而动。 何巧女听到该政策的内部消息后,就已经开始布局,准备在这个新的财富领域豪赌一把。2015年1月,何巧女先是将东方园林更名为北京东方园林生态股份有限公司,次年又改名为北京东方园林环境股份有限公司,全面进军水生态、土壤修复、水务、固废等领域。东方园林的转型成果也确实显而易见,利用自己在PPP领域的先发优势,抢先和多个省市签下PPP项目协议并迅速落地。 2017年,搭上PPP项目的东方园林营收达到152.26亿元,净利润21.78亿元,较转型前的2012年增长高达287%。到2018年,东方园林已中标PPP项目的总额约1500亿元,几乎拿下当时六成以上的地方PPP项目。在此时PPP总项目中,东方园林是唯一业绩能和建筑类央企匹敌的民企。 在绚丽的PPP项目光环加持下,东方园林的股价不断飙升,一度被称为“PPP第一股”,市值超过600亿。2017年,51岁的何巧女以300亿身家,荣登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102位,成为浙江女首富。 一场豪赌:“浙江女首富”的突围与落幕-第7张图片然而,东方园林隐患也就此悄然埋下。PPP项目主要靠承接方通过垫资方式参与建设,因为项目完工验收后的资金回款非常慢,有时跨度达到十年,这就是为何PPP项目设计初衷更倾向于有稳定现金流和不错的融资能力的央企的原因所在。东方园林是民企,仅有的那点现金根本难以满足海量的PPP项目资金需求。何巧女要么各地银行贷款,要么发行一波股债,要么只能联合几个企业界的小伙伴搞战略投资。问题是,这类借贷债务的期限最长也只有3-5年的时间…… 这意味着东方园林短债长投,始终是靠拆东墙补西墙的资产负债方式豪赌PPP项目。一旦金融政策有变,或者企业难以融资的情况下,资金链很快就会断裂。可惜,向来对政府信息极为敏感的何巧女,偏偏对中央一项文件产生了误读,导致东方园林后续在PPP项目上更为激进。2017年下半年,因为各地PPP项目快速膨胀,先是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发表了对PPP项目的看法,财政部开始对地方政府进行一系列去杠杆措施,限制地方政府PPP的项目支出。 本来这已经是值得警惕的重要信号,可何巧女并没在意,也或许是项目根本停下来。随之,国资委的192号文件表示将限制央企参与地方PPP项目。 这其实又是一个严重的警示信号,何巧女这次偏偏在意了,她在内部会议上说:“这是国资委腾给我们的机会,我们得加油! ”这次,何巧女真的飘了。 一场豪赌:“浙江女首富”的突围与落幕-第8张图片东方园林加速了各类PPP项目的运作,内部风控体系却极为草率,不少项目连手续都没走完,公司就已经先期垫付出数亿资金。 随着财政部相关负责人关于“入财政部PPP项目库不是保险箱”话音刚落,金融系统不仅扎紧了口袋,开始清查地方影子金融机构和政府债,更迅速启动了PPP项目资金的审核和催讨工作。 政策突变,加上各类资金挤兑,东方园林的发展由盛转衰。何巧女本想通过发行10亿元公司债来缓解债务压力,结果认购数仅0.5亿元。这点钱连利息都不够还,被称为“史上最凉发债”。为了维护东方园林的光环,也为了让各类债主放心,何巧女在此期间接连上演了求生欲满满的“慈善秀”。 62017年10月,何巧女在摩纳哥举办的IUCN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会上宣布,将捐出15亿美元,用于野生动物保护事业。1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5亿元左右,可以算全球动物保护领域最高的一笔捐款了。不过,这近百亿的资金并非全部现金,而是以折合7000多万的东方园林股权相赠。 这可以说是何巧女的“鸡贼”之处,且不说当时的东方园林到底值不值这些钱,可这等于是慷股民之慨,将钱拱手送给外国人。股民们气炸了,你钱多,要救助动物没问题,可拿自己钱去捐啊,怎么能拿公司的股权去捐赠呢?这次捐赠让何巧女弄巧成拙,受到了舆论一致的指责。 可在这之前,靠着各种慈善募捐,何巧女博得了“女首善”的美名,也为东方园林赚足了眼球。 一场豪赌:“浙江女首富”的突围与落幕-第9张图片早在2012年,何巧女就成立了北京巧女基金会,为此还特意找过比尔盖茨取经。对方一番鼓励之后,何巧女对慈善的热情与日俱增。她先是通过巧女基金会向中国人民大学捐赠2500万元,设立中国首个生态金融智库。接着又与联合国南南合作办公室签署了1000万人民币的种子基金捐赠协议,还承诺捐赠2000万美元在全球建立10片大熊猫种群保护地。 国内,她一边和比尔盖茨、牛根生等人创立了中国首家独立的国际性公益学院——深圳国际公益学院,一边联合了董明珠等著名女企业家搞了个 “木兰公益联盟”,希望成为扶持女性起家的摇篮。 2016年,何巧女因承诺捐赠个人持有的7630万股东方园林公司股票,总价值29.27亿元,位居当时北师大公益研究院发布的《2015中国捐赠百杰榜》第一位。 虽然这些行为有些刻意和高调,可坊间还是给了何巧女不少赞誉,“中国女首善”的头衔也是因此而来。话说回来,既然何巧女有秀的成分,股民的担忧纯属多余。 其实,何巧女宣布的那笔世界野生动物保护事业巨额股权捐赠,纯属“空头支票”。因为事后有记者就此事询问北京巧女公益基金会,对方回复很有意思:希望公众能理清“承诺捐赠”和“捐赠”之间的区别,这是完全的两回事。何总在会上说得很清楚了,捐资承诺在7年时间之内,按照我们这边科学的规划和计划,分批次地逐年兑付。一场豪赌:“浙江女首富”的突围与落幕-第10张图片也就是说,何巧女说捐那是肯定要捐的。但是何时兑现承诺真正捐,那就不好说了。何巧女捐助世界野生动物保护事业是真是假暂且不说,可问题在于她不该拿公司股权作秀,更枉顾已经穷的揭不开锅的员工。 捐助一事曝光后,不仅股民怒斥,社交媒体上还出现某位东方园林员工对何巧女的隔空喊话:“希望您像爱护美国野生动物一样爱护您的员工!”要求补偿其从2018年12月份到2019年4月份的工资。随后网络上曝出东方园林内部已经拖欠了数千名员工半年以上工资,社保和公积金更是早就断了。为了掩饰企业的财务危机,何巧女只能拼命博关注,在各类公开商业场合频频亮相。 镜头前,服饰精致,笑容甜美的何巧女依旧靓丽。
7
2018年4月,何巧女入选“中国最具影响力商界女性——10年10人”榜单。这份榜单真实性不重要,重要的是何巧女又能“巧笑倩兮”搂着同在榜单上的董明珠等好友大秀友情,彰显东方园林良好的社会资源。有意思的是,身为环境公司老总的何巧女,这些年来不知参加了多少高层论坛和商业峰会,偏偏却没有参加过一次环境行业的会议。 道理也很简单,行业会议难以赚取眼球,也没法像商业峰会结识那么多行业大佬,投入和产出比太低。可惜眼下的局势,何巧女与再多嘉宾合影也无济于事。一场豪赌:“浙江女首富”的突围与落幕-第11张图片2018年5月15日,在一次防范金融风险的专题会上,分管金融的国务院副总理刘鹤说了四句意味深长的话:“做生意是要有本钱的,借钱是要还的,投资是要承担风险的,做坏事是要付出代价的。”副总理的四句大白话,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听懂其中深意。截止2018年5月,东方园林总负债超过200亿元,其中有息负债(短期借款、短期融资券、长期借款、应付债券等)超过100亿。 5月中旬,陷入“股债双杀”的东方园林短短几天便已经蒸发掉上百亿的市值。5月25日,东方园林慌忙以公司筹划购买资产等事宜暂停了交易,以缓解股价继续下跌,随后便接连停牌达3个月。东方园林许多PPP项目因为资金没到位,陆续暂停,债主更是纷纷登门讨债。自信满满的何巧女,这次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了。 8押宝PPP数年,何巧女几乎投入了全部资金和精力,可“三声响屁”过后,东方园林彻底凉了。正因如此,何巧女才在2018年9月那次企业家会议上,信誓旦旦说了一堆“正确的废话”。本指望银行能再拉一把,可银行不逼债已经算天大的恩情了。何巧女对此的选择,是赶紧套现走人。 2019年8月,东方园林神奇地变成朝阳区国资委的A股公司后,何巧女立即将自己手里16.8%的表决权置换给朝汇鑫,拿了8亿现金走人。 不过何巧女拍拍屁股走了,可东方园林的烂窟窿始终没填上。 股民和债主们纷纷想着何巧女走了,东方园林由政府接手,戴上“国字头”的帽子,那总该扭亏为盈了吧? 谁知2021年4月29日,东方园林发布一季度报告:公司实现营收20.05亿元,同比增长354.3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3.19亿元,同比下降11.02%。 这让所有人都傻眼了,东方园林亏到这份上,谁还敢指望其盈利还债呢?于是,曾经合作愉快的金融机构坐不住了,赶紧向东方园林和何巧女追债。2021年5月中旬,东方园林宣布,由于中信证券、平安证券等质权人已采取了强制执行措施,将不排除对何巧女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的部分公司股票进行强制平仓。何巧女走时手上其实还有东方园林8.48亿股股份,其所持有的公司股票累计质押股份数为8.47亿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9.804%,只是在当年已经被法院冻结。 换句话说,正因为何巧女没有及时切割与东方园林的股权关系,东方园林的实际债务还是背在自己身上。其实也不是何巧女不想动这些股权,实在是之前这些股权被冻结数次,已经“硬”得动也动不了。一场豪赌:“浙江女首富”的突围与落幕-第12张图片可惜这些股票被平仓后,还难以填补东方园林的债务。2021年10月中旬,何巧女及丈夫唐凯名下的两套房产被拍卖上了热搜,涉及执行标的约为1.74亿元。即便这样,55岁的何巧女依旧还有数十亿元的债务没有还清。曾经只是一家普通园林公司的东方园林因为加杠杆投资PPP而兴盛,也因去杠杆和激进的资本模式而衰败。作为男性企业家中为数不多的“商界花木兰”,何巧女白手起家,从“卖花姑娘”一路得到贵人相助成为“园林皇后”,创下300亿身家后却在短短三年内财富清零。面对时代的种种机遇,牢牢把握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量力而行。这一点,应该没有人比何巧女更懂。 参考资料:东方园林(002310.SZ)公告、历年年报何巧女“告别”东方园林,“女首富”在突围后谢幕,野马财经“无米”财技终归零:“园林皇后”何巧女折戟PPP,观鉴君贾也女首富何巧女300亿身家清零!去杠杆影响至今,结构化金融女版第一大忽悠跑了?投资家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风声岛

本文链接:http://www.apxoo.cn/a/336.html

(微信/QQ号:944132036),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评论(0)
  • 赞助本站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留言本 | 全站归档 | 软件收录 |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