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编微信:【944132036】    国内手机软件评测品牌示范站点

总应用:145098 今日上传:0



总资讯:910 今日资讯:2

微信投票赚钱 手机看新闻赚钱 手机转发文章赚钱 微信转发文章赚钱技巧

“逮捕安倍”冲上日本热搜:安倍辞掉首相后,发生了什么?

来源: 霍耀林    时间:2020-11-26 14:22:44   收录情况:已收录

◆11月23日,“逮捕安倍”就冲上了日网热搜。辞职后的安倍,发生了什么?

今年8月28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因宿病主动辞职,终结了日本宪政史上创纪录的最长连续执政,并于9月16日正式卸任离开首相官邸。

其实早在安倍辞职之初,就有日本媒体指出,安倍辞职不过是个幌子,目的不过是为第三次上台做准备而已。

卸任后的安倍的确也没有闲着,辞职的一个多月期间,不仅两次参拜靖国神社,还频繁出席自民党的政治活动。

根据自民党相关规定,虽然不允许连任超过4次,但却不禁止卸任总裁的再次上任。

▲ 安倍参拜靖国神社

安倍以身体原因急流勇退,不仅把自己的任期清零,给自己铺好了再次重回政坛的坦途,同时也将受新冠疫情影响备受争议的国内经济烂摊,交给了菅义伟。

▲ 安倍和菅义伟

有多家媒体认为他是通过辞职而转移国内民众的注意力和愤怒的情绪,这种以退为进的做法,为他实现“修宪执念”而复出提供了可能。

11月11日,安倍首次出现在自民党的“思考新冠疫情经济政策议员联盟”的初次聚会上,并出任该会会长。

这一联盟的设立就是为了应对日本国内日益严峻的疫情。而在此前,安倍还返回故乡山口县,并于11月1日前往其父墓地扫墓,同时还参与了当地的政治集会,访问了山口县政府、长门市政府等部门。

▲ 安倍回乡

在记者的采访中,安倍表示其身体已经完全好转,并计划在下一年度回归政坛,虽然他只是称作为一名“议员”继续为国家效力,但这含义却不言而喻。

而就在安倍刚刚重出江湖未几,11月23日,“逮捕安倍”就冲上了热搜,而围绕安倍晋三的“樱见会”也成为日本各大媒体的头条,引爆了近日日本的舆论。

▲ “逮捕安倍”登上热搜榜第三位(网页截图)

2

樱见会(或称赏樱会),是日本内阁总理大臣主持的例行公事。自1952年至2019年间,樱花盛开的4月中旬,在东京的新宿御所举行。目的在于“对各界有功劳,做出巨大贡献者进行慰劳”。

▲ 安倍在东京新宿御苑参加樱见会

樱见会一般会邀请皇族、各国大使及功勋卓著之人等约1万多人参加。

二战结束后,1952年吉田茂首相作为总理大臣首次主持召开“樱见会”,召开地虽然同观樱会相同,仍在新宿的御所,但该御所已在1947年由内阁决议从旧皇室庭园改为国民公园。

翌年的1953年,吉田茂主持召开第二次“樱见会”,取代战前皇室主导的观樱会及观菊会,逐渐成为战后的惯例。

▲樱见会

进入1980年代后,参加人数基本保持5000左右,1999年,小渊惠三首相之时,首次超过1万人,但之后,参加人数有所回落,直到2006年小泉纯一郎当政时,才再次超过1万人。

而到第二次安倍内阁时,则出现了显著的增加,每年基本保持500~1000人的增加幅度,到2019年达到创纪录的18200人。这些人当中各省厅推荐的功劳者达6000人,安倍首相推荐1000人,副首相、官房长官等推荐1000人,自民党相关6000人,公民党、国会议员推荐1000人,总数就接近15000人。

不难看出,这当中执政党自民党和安倍内阁推荐的人数已经远远超过其他总和。

正是由于此,2019年5月13日众议院决算行政监视委员会明确表示,在当年4月13日召开的樱见会,超过当初预算的三倍达到5200万日元。

由此“樱见会问题”开始浮出水面。

去年11月,由于“樱见会问题”,日本政府决定中止2020年的樱见会。今年年9月16日,菅义伟就任首相之时再次表示2021年以后的樱见会也将无限期中止。

自此,从战后至2019年的几十年间,除安保斗争、阪神淡路大地震、东日本大地震、朝鲜的导弹发射等特殊状况外,日本基本保持每年都定期召开的“樱见会”寿终正寝。

▲樱见会

但问题却并未随之消停。

3

2019年5月9日,日本共产党的宫本徹议员提出要求政府公示招待者及招待费用等详细资料,但在1小时后受邀者的名单却被废弃。

5月21日,内阁府官员公开表示受邀者名单已被废弃。由于管理簿上未记载,或文件在废弃之际未得到首相的同意,政府此举被怀疑违反《公文书管理法》。

事实上,第二次安倍政权期间,尤其是2019年前的5年间,樱见会都超过了当年的预算额。

无论是支出费用还是参加者年年都在增加,2019年实际参加者更是史无前例的超过18000人,而每年的预算额仅为1766万日元。

据内阁府公布的2019年度之前数年间的受邀参加者数据显示,2005年受邀的政治家为2744人,而到2019年增加三倍之多,达到8894人,而同一时期,在国际贡献及灾区重建等的功劳者由406人减少到182人。

不仅如此,樱见会还邀请了安倍后援会相关人员约850人,而招来在野党的攻击,被批为违反了《公职选举法》。

此外,在招募参加者的过程中,内阁审议官曾称安倍夫人安倍昭惠也曾推荐过相关人员,而2017年的内阁决议中,明确规定总理大臣夫人为“私人”,其推荐显然不符合规定。

而更值得疑惑的是,樱见会上招待用的饮食连续7年均为和总理夫人安倍昭惠关系密切的公司中标。

▲安倍和其夫人安倍昭惠

不仅如此,自2013年至2019年,政府组织的樱见会前夜,由安倍后援会主持的在东京两家高级酒店召开的晚餐会(称之为樱见会前夜祭),也遭到了在野党的激烈批评,原因是收取每人5000日元的会费过于便宜,有可能违反《公职选举法》《政治资金规正法》等。

据报道,2020年11月23日东京地方检察院围绕“樱见会前夜祭”在过去5年间,由两家主办酒店出示的收据显示,5年间恳亲会的实际费用为2300万日元,远远超过了所收取的会费1400万,安倍方可能至少支付了916万日元的差额。

为此,东京地方检察院传唤了安倍前首相的第一秘书。

东京地检特搜部正在对安倍方不足部分的支付是否违反《公职选举法》《政治资金规正法》等进行调查。

11月24日,安倍的侧近承认,支付酒店的费用总额中的一部分确实由该方人员支付,但此事并未报告安倍。

日本政治家的资金管理团体一般由政治家本人指定,安倍晋三的资金管理团体为晋和会。据该会2015至2018年的政治资金收支报告书显示,其中并未有关于樱见会前夜祭相关的支出。

其实,早在今年5月,就有律师团体向东京地检起诉安倍第一秘书,表示其不仅违反了《政治资金规正法》,还违法向其选举区内进行不当捐赠。

对此,安倍事务所称,将认真配合东京地检的搜查,具体的因为情况未明暂不做评价。

4

东京地方检察院的调查结果虽然暂未明确,但类似的案例却早已有之。

例如2014年,安倍第二次执政期间被发现的虚假记录事件,当时的经济产业大臣小渊优子的政治团体,在2007年至2014年间,收取实际费用在东京的明治座以每年一到两次的频率组织召开“女性部大会”。

但在2014年10月被周刊新潮报道称收支不透明,后据调查,其采取了簿外处理隐蔽支出,虚假记录对其支持者“观剧会”的收支,5年间会费总额的收支超过3亿2千万日元。

考虑到其性质恶劣,涉及数额特别巨大,东京地方检察院对其原秘书两人进行起诉,并在2015年10月最终裁定有罪,而小渊优子虽因此辞去了经济产业相一职,但是本人却因关系不十分密切,最终裁定不起诉。

▲ 小渊优子

对于此次持续发酵的有关安倍的“樱见会前夜祭”事件,日本朝野也展开了激烈的争论。立宪民主党的枝野幸男表示,一年之内,安倍前首相在国会上多次说谎,绝不能原谅,要求安倍本人必须在国会作出说明,不能逃避责任。

对此,时任安倍政权的内阁官房长官现任菅义伟首相的责任也不能免除。

而在野的维新党的远藤国会对策委员长则表示,等候检察院的调查结果,安倍前首相必须不能辜负国民的信赖,应尽说明的责任。

虽然安倍及其支持者都声称,安倍本人对于“樱见会前夜祭”事件一无所知,积极为其洗白,但是舆论却出现一边倒的局面,“逮捕安倍”甚至冲上了日本媒体的热搜。

而就在安倍一方焦头烂额之际,雪上加霜的是,据本月24日众议院调查局的调查,在森友学园的土地买卖问题上,就财务省的公文篡改等问题,安倍政权曾在2017年2月15日至2018年7月22举行的国会答辩中,有139次的答辩与事实不符,而其中多数的记录与相关资料则被“废弃”“无保留”等。

安倍及其支持者面临的局面不容乐观。

自从菅义伟政权成立以来,日本新冠肺炎的感染人数在持续增加,菅义伟政府继承“安倍经济学”,刚刚开始描绘“菅经济学”的蓝图,就遭受到了来自各方的打击。

▲菅义伟

持续增加的新冠肺炎感染人数,让菅义伟内阁的政策不得不面临调整。

而近两日点爆日本舆论“樱见会前夜祭”问题更是让菅义伟备受煎熬,毕竟曾经作为安倍内阁官房长官,在这件事上与安倍是系在同一根绳上的蚂蚱,想摆脱其中干系恐怕并不容易。

▲菅义伟和安倍

值得注意的是,据日本《每日新闻》与社会调查研究中心本月7日实施的全国舆论调查显示,年轻人对内阁的支持率持续走高,而随着年龄的增加支持率则在下降。

对于菅义伟首相对日本学术会议候补会员的拒绝任命问题上,回答“不成为问题”的也以年轻人居多。在整体的57%的内阁支持率中,18~29岁的占80%,30岁年龄段的占66%,40岁年龄段的占58%。而在政党支持率上,自民党的支持率也获得最高为37%,年龄段来看,18~29岁的达到59%,30~70岁年龄段也达到30%。

据社会调查研究中心的社长埼玉大学松本正生教授分析称,1980年代后半叶,自民党的支持率中,年轻人的比例最低,这和现在恰好相反,这反映出年轻的一代“不想改变现状”、欲“维持现状”的志向,与其说其“保守”,或许称其“保身”则更恰当。

关于个中原因,关东学院大学的中西新太郎教授分析认为,年轻的一代对日本社会的未来不抱期望者占大多数。

在现实的差别社会中,虽然“生存很艰难”,但是他们不希望社会变得比如今更差,而愿意坚持和尊重现今社会的“规矩”“秩序”等。

安倍当政期间,发表的战后70周年的谈话,以及围绕安倍妻子的森友、加计学园问题,本年度新冠疫情的应对等上,都遭到猛烈的批评。

但是,在野党之间的纷争等还是让其实现成功着陆。

此次事件,安倍能否再度成功实现着陆,拭目以待吧。

◇参考资料:日本雅虎、维基百科、《朝日新闻》、《每日新闻》、《读卖新闻》等。


上篇:中国垄断锂电池,欧洲想摆脱依赖:远没那么容易


下篇: 记者勇闯情色陷阱:招聘网站里,大老板们公开拉皮条!